您的位置:首页  »  职场规则  »  诡情记事

诡情记事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字数:13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一直都挺想试试乡村生活的,有空旷的地可以乱跑、田间踢蛤蟆玩、大 院土炕~ 养几条大狗,咔咔咔,这真的很极品。

   虽然有出租的农家院,不过太贵,而且就算住进去也没有什么农家的感觉了……

  2。机会难得,姨夫家的远亲有在农村的。国庆串门时候我聊起这件事,他 就很热心的帮我联系了远亲家里。

   很小时候我去住过,人家听说我又要去还很欢迎我。

   天助我也!。

   确实,经姨夫一提我也想到了。大概六七岁时住过那一段时间,当时还跟着 人家去猪圈喂猪呢,如果手贱打猪一巴掌,猪就会满处乱窜,可有意思了!。
   3。正好单位也没什么活,把年假和休息日排在一起,时间很充足~ 买好各 种礼品就出发了。

   国庆假期的末尾,也没什么出门的人了,我走这趟线很冷清,真不赖。
   路程比我印象中要远很多,先乘火车到中间站下来还要换车。

   还以为小公共已经绝迹了呢,原来只限于城里……

  4。下车后深吸一口气,真清新!。跟城里就是不一样!。之前一直听说" 清新"这两个字,却很难体会到是什么意思。现在才明白,清凉纯净的感觉蔓延 全身,仿佛每吸口气身体就被净化一次。舒畅!。

   我出来时候天还黑,现在到这已经快两三点了,阳光很充足,刚好可以驱散 一路上的寒冷。

   到了这,感觉什么都那么顺心。

   环顾四周,就我踩着的这条路是柏油路,两旁全是高大的树,树往后是一片 杂草和空地,天一转冷,树叶剩也掉了不少,使整个地方看起来很空旷。

   5。不远处有辆深灰色老款捷达鸣笛,我转身看过去,车上下来两个人,一 个穿着土色外套肤色偏黑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穿着橘色外衣看起来很白净的中年女 人,两人快步向我走来。

   男人试探着问:「你是小晨晨吧?。"讨厌,都二十五了怎么还叫我这名。
   "恩恩,是……是我。"老没人叫我这名,真有点懵。

   我看了看面前的两人,勾起了我的印象,男的叫大震子,而我一直叫大姑夫, 女的叫大红,我一直管她叫大姑。别问我为什么这么叫,也许是因为排辈太麻烦 了所以才简单点称呼吧……

  大震子比原来显得老了很多,也黑了不少,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红比以前胖了些,虽然她也说不上是什么胖娘们,可要知道以前她可是超 瘦的,我小时候就感觉我比她胳膊要粗。

   我打了声招呼:「您好。"大震子上来就伸出手乱划拉一气我的头发,就像 我小时候一样。好好的头发都给弄乱了……大红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行啊, 看你现在,变帅了。""没有没有,嘿嘿,大姑好。"大震子乐了:「他妈的就 知道大姑不知道我是谁啦。""哪能啊,大姑父。"他听完哈哈的乐了,然后又 弄乱了我刚摆平整的头发……算了!。不管它了,反正保不齐一会还得乱。
   大红伸手接过了我拎着的两个大包:「好么,这都啥玩意,这么沉。""嗯, 我买来东西,一会回家拆开吧。"大震子说:」这孩子,净瞎花钱,咱这现在什 么都有,买东西也方便了。"我说:「好久没见了,怎么也得带点东西来不是, 而且不带东西哪好意思见人啊。"大震子:」这孩子,学的虚了啊。"我嘿嘿一 笑,他也笑了,他的笑声就跟他的人一样,敞亮!。

   6。路上很空旷,我在车里数着看见的车,总共也没超过二十辆,难怪这比 北京空气好了。

   大红告诉我以前在这的爷爷奶奶都过世了,想起以前爷爷奶奶去猪圈喂猪时 候总带着我玩,回来路上还给我买零食,突然给我刚获得自由不久的心蒙上了层 阴影。不过家里人都面对自如,说岁数大了肯定就这样,作为外人的我看来也不 该太矫情了才对。

   还有件事,二红结婚了!。这个事好像是在我预料之内,可是也带来不小的 惊讶。

   二红比大红差个三五岁,那时候大红结婚了二红还没有。她不像大红那样结 大香伊蕉最婚了就闷家里呆着,而是常带我满处跑,还帮我用纸糊过风筝。

   我还记得她每天都会坐在镜子前梳她的一头长发,与大红的齐肩短发不同, 她的头发长可及腰了,养这么多头发肯定很不容易,每天都要很爱惜的打理。
   我会坐在旁边傻子一样愣愣的看着她打理长发,心想着以后娶她做我的新娘, 即使那时候还不太懂什么是婚姻……

  她笑着对我招招手,让我帮她梳头。我就会美的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阳光照射在乌黑秀发上的温暖、洗发水的柠檬香味,还有柔顺的感觉我都还 依稀记得。

   7。没多一会就到地方了,还是过去那个大宅院。只是院里不同了,铺上了 砖,而且房子的门窗也全都换成了塑钢材质的,连狗舍都变的比小时候印象高级 了!。

   几间大房子围成的大院,看起来不再像我过去认识的样子了,据说连自家的 厕所和浴室都有了。

   从右手边屋里出来一位面容姣好的美妇,穿着白色薄毛衣,下面短裙和厚的 黑色丝袜,头发梳起了个马尾辫子。

   我一看就知道是谁了,虽然不可避免的有了成熟的印记,但模子还是没变。
   绝对是二红~.姐妹俩都是很白净的人,所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两人面容都 挺不赖的,就算了现在大了几岁,还是掩盖不住成熟的美感。尤其两人站一起时 候!。

   大红笑着对我说:「还傻站着!。不认识啦。"我:"认识认识,嘿嘿,您 好。"二红扑哧一声笑出来了:」这孩子,是变腼腆了还是虚了,咋了。"说完 就过来像大震子一样摸我头发。

   这些人怎么回事?。老把我当成以前五六岁的孩子看么,老像小时候一样对 待我。虽然想抱怨,可是又觉得很安心,不管这片地方变成什么样,他们的热情 还是一样。

   这时候走来个男的,穿着棕色外套,里面灰色毛衣,虽然皮肤黑了点,个头 也不高,可长的挺精神,估么着是二红的爷们了。

   大红说:「这个得叫二姑父。"看吧果然没错!。曾经想娶二红的梦也就到 此为止了!。

   "二姑父好~."我习惯性的伸出了手想去握手,被二红一巴掌拍下去了: 「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啊,装啥呢,还握手。"她一说,大家都笑了。

   我赶忙解释:「习惯,习惯了。"大红接我话茬:」习惯装熊样了啊。"大 家又一阵大笑。我尴尬的耸了耸肩。

   娶了二红的人叫旭升,他和大震子在县城里搞了个五金店和装修建材之类的 生意,两家人一起经营着。

   8。在我和旭升寒暄的时候,大红把狗舍的栅栏门打开了。从我进来开始, 这几只狗就折腾个没完,一会汪汪乱叫,一会又扒栅栏门。

   刚放出来这三只狗就撒花了,大红一人看架势都有点牵不住了了。

   她喊了一嗓子:「别闹!。"这三只狗真听话,立马就老实了。

   因为这一声太突然,不光狗,连我都吓一跳……

  大红看着我说:「你别动,让他们闻闻你就好了。""不……不会咬我吧?。
   ""没事,我看着呢。"我心说你看着管毛用,它们要真咬我了,到头来你 不也就是看着么……

  三只狗被刚才吓了一嗓子老实下来,小心翼翼的过来往我这走,到我身边后 先满处闻闻,然后又开始用鼻子蹭我腿。

   "我能摸么?。""没事啊,不咬你。"我最喜欢狗了,老想养几只,可惜 家里地方小,养了又怕太折腾。这下有机会了~ 摸了摸一只狗的脑袋,它扬起脸 舔了舔我手,虽然刚开始还有点害怕,不过看见这样都不咬我,我也就放心了, 蹲下来轮流挠这三只狗的下巴。它们被挠的很开心,尤其是一只小点的都躺着翻 过来让我挠了。

   旭升过来说:「待会再玩吧,先去你屋子看看。"他们给我安排在左手边那 间屋里。屋子打扫的很干净,铺着白色的地砖,有一张单人床,床上被子什么的 一七色色 色看就是新换的,屋里还有空调也不怕夜里冷了。真好。

   包里就背了几件衣服和电脑PSP,剩下的全是送给他们的,索性我就先把 衣服之类拿出来了。

   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后他们又带我去了正面的客厅,我把带来的乱七八糟的礼 物都摊开来,客厅那大桌子都摆不下了。

   9。离吃饭还有段时间,大震子说先带我四处逛逛,省得我自己乱跑时候在 迷了路。我一想有道理,这地方人少地方大,保不齐自己就遛丢了,虽然有手机 可以打电话,但丢不起那人啊……

  坐上他摩托车的后面,我们就在四处转开了。

   路上他跟我说了不少事,聊到近来的变化,家里原来的猪圈被收走了,倒是 补偿了不少钱,不过看来我想欺负猪玩的乐子落空了……还有现在家里多数时候 就大红一人了,闺女在城里上大学,他要照顾生意也不常回来,我来了正好也可 以跟她做个伴。我问二红他们呢,他说二红和旭升都住县城里,也就年节时候回 来待几天。

   这附近变化还真是不小,小商店也多了不少,路也修了,路灯也比以前多了, 就是比起城里人还是显得太少。

   往东走丁字路口处在有一大块土坑,得有足球场那么大,整片地都陷了下去, 估计是以前要为某建筑打的地基,后来工程搁浅了才留下这么个大坑。坡不抖, 所以有很多孩子在下面玩。

   我们绕了一圈又往南去就是大石桥了,这地方我还记得很深,桥下是条脏了 吧唧的河沟子,底下是淤泥上面漂着星星点点的垃圾,这地方跟小时候一样!。
   大石桥过去不远又是一片居住区,矮平房栉比鳞次的排列着。主路两旁分列 着每家住宅的大门,有的门上贴着已经发黄变旧的门神有的挂着对联。看来这地 方还没变!。看见过去老事物的感觉就是好。

   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大震子停住了车在门口大喊着:「绪芳!。绪芳!。" 喊了没几声里面就有个女人的声音答言,声音由远及近:」别瞎嚷嚷,这么大声, 干啥啊,怪吓人的。"大震子嘿嘿一笑:「你看谁来了,还认识不?。"女人愣 半晌:」看不出来了,谁啊?。看样是城里来的吧?。"大震子乐了:「北京来 的!。还想不起来嘛。""不知道,谁啊?。""小晨晨啊!。不认识啦。"我 靠……又叫我小名……

  女人显得很惊讶:「哎呀,还真看不出来了,咋是他呢,小时候长得有点胖 的呼的,那脸有点攒吧到一块的感觉,没想到长大了脸也张开了。"我正从大震 子车上下来,听完她这话我差点没直接趴地上!。

   10。大石桥底下的臭河沟子仿佛一条界线,把南北两半的居住区隔开了, 不过毕竟同属一个村,人也不多,所以两边的关系看样子也没隔阂。

   而我对这片地区有印象是因为绪芳了。那时候她可能也就十四五左右吧,她 很喜欢带小孩一起玩,如果看见个小麦色的小姑娘带着几个小孩吵吵嚷嚷的胡闹, 那一定是她了。我来那几次也总要跟着她跑,尤其她知道的故事多,有时候晚上 她就带我们去东边远处的一片坟岗子那讲鬼故事,一群小孩虽然怕的要死却又忍 不住好奇,最后分开回家时候都是跑着回去……

  现在估么着她也得三十多了,虽然肤色不像大红姐俩那么白净,可是透着一 股子朝气和精神头,大眼睛倍儿有神。

   我笑了:「绪芳姐。」

   她也笑了,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显得很活泼:「行啊你,现在比以前精 神多了。""嘿嘿,谢了~.""啥时候回来的?。"大震子插嘴道:」刚来,我 刚在车站那边把他接回来。「

   绪芳伸手捋了捋我衣服袖子不平整的地方:「多少年了,也不说回来看看。
   "我其实想说很忙,又感觉这借口太假了:「小时候是没钱,长大了犯懒。 动一动就觉得累~.」

   她伸手戳我脑门:「你就懒吧你,小时候就懒,长这么大了还这么懒。"" 嘿嘿。""啥时候来我这待会啊,我给你弄点好吃的。"大震子说道:」家里都 弄饭了,以后再说吧啊。「

   我补充了一句:「没错,我得在这待两星期呢,不急~.」

   "行呗,那完事回头过来,我给你弄点好的。「

   我应了一声上了大震子的车,冲绪芳招了招手:「回见。」

   她也笑着冲我招了招手。

   11。路上大震子先带我绕了下过去的乱坟岗子,现在修的很整齐了,虽然 还是有那种就剩个土包的坟,不过整体都修的很好,附近的杂草仿佛也被修剪过, 看着很平整,树也比以前多了。他告诉我说老头老太太也在这埋的。

   路上他还带我去了个空旷的小树林,附近有着大大小小的石块,风景看起来 很惬意。我记下了这块地方准备明后天过来拍几张照。

   回去之后发现二红的儿子也回来了,好像刚才在大土坑那和人玩呢。

   第一次看见二红的孩子,从肤色到五官都随他爸,个可真不矮,十来岁的孩 子得快一米七了。

   二红让他管我叫哥哥。

   「我没那么小吧……还哥哥……""废话,不叫哥哥还叫叔啊。""倒……
  倒也是,那叫我名得了,省得我觉得别扭。""就你事多,那叫赵哥好了。 "孩子看着我笑了:「赵哥。""哎哎,你好你好。」

   12。这里的人跟住在城市里的人不同,你来过一次他们就会记住你。不管 你有多冰冷,他们也会用最真心的毫无虚伪做作的热情融化你。我来这不久就体 会到了这种氛围,让出生成长都在都市冷漠环境下的我很是感动。

   他们准备了一桌菜来迎接我的到来,我洗完澡,发现菜已经准备好了,丰盛 又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我光看见心理就已经觉得特满足了。

   大红说知道你小子不吃葱,那时候你一吃到葱就哇哇的吐,这菜都是先用葱 煸锅,之后又把葱捞出来了。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他们竟然还记得,真感动!。等下……他们还记得我 吃到葱后哇哇吐的事……真他妈羞耻!。

   不管怎样,我相信他们的心是好的,嗯!。

   饭桌上他们打听着我家里和工作的各种事,偶尔还会讨论几句电视里新闻联 播说的事,我虽然来了没多久,可已经感觉这就是家了。

   13。席上大震子和旭升非让我喝酒,我说我不会喝,在家里也不喝。
   大震子:「大老爷们咋能不会喝酒呢,来一瓶啤的先试试。"我:」不行不 行,一喝就倒。「旭升乐了:」练着练着就会了。「二红也说:」没错,刚开始 都不会,这都得练出来,现在不练,以后不是更不会了么。「我连忙摆手,可是 他们偏又执意要求。

   这时候大红说话了:「别强迫人家了,都说不能喝了,非要逼着喝一会喝坏 了咋办。"还是大红最疼人了。

   旭升说:「没事,一会喝懵了就直接睡觉了,喝酒哪喝的坏啊。"看他们这 样,我实在推诿不过了。好吧!。我就把小杯里的水倒了,要的白酒。

   这是个很业余的决定,我是看啤酒瓶子太大了,认为我肯定喝不完那一整瓶, 剩下了不合适,就心说喝一小杯白的得了,反正喝完了就说喝不下去了他们也不 会再强迫我了吧。

   旭升说:「呦呵,行啊,不喝是不喝,一喝就喝这么冲的。」"哪啊!。我 就是想先尝尝白的。""对对,先尝白的,一会再干啤酒。"靠!。我说错话了。
   旭升帮我兑满了一杯白酒,我先小尝了一口,哇靠,好冲!。这什么酒啊!。
   度数肯定特高。

   我不自觉的把五官都收缩了,那模样一定很可笑,因为我听到了他们的笑声。
   14。喝完一杯又给我续上了一杯。席间大震子跟我说了几次慢点喝,我好 像还是喝的很快,没一会就感觉头发涨……其实我也没觉得喝的多快啊,尤其一 上了头就犯晕,自己都变迟钝了,怎么可能快的起来……

  第二杯还没完全喝完我就开始犯困了,有点想趴桌子上睡一觉。万幸没有特 强烈想吐的感觉,要不然就太现眼了。

   隐约听到大红说话声:「你看看,这还没吃完就这样了,非让他喝酒。」他 们的声音都变得遥远了,我也听不太仔细,好像后来大震子哈哈的笑来着。
   二红儿子说了句要送我回房间,就过来搀起了我。

   站起来后感觉清醒了很多,毕竟只有两杯酒,不至于真就晕了。

   跟大家都打了招呼之后我就回了房间,外面晚风一吹,又清醒不少,感觉很 舒服。

   回了房间我连衣服都没换就躺下了,倒下之后耳朵边老跟跑火车似的嗡嗡响, 真难受。

   他把我放下没急着走,待了一会突然问我:「哥,我能玩玩你那游戏机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要送我回来,想起来我之前洗澡时候他就在这玩PSP。 估计是有什么游戏很吸引他吧。

   "拿走玩去吧,充电器在桌子上呢,电脑旁边那个就是。"他拿过来冲我摆 了摆:「是这个么?。"我勉强把眼睛睁开:」嗯没错。「又马上把眼皮合上了。
   "那我就先拿去玩了。"我连说话都觉得懒了,就冲他摆了摆手。

   随着他的关门声,我的耳边又响起了嗡嗡嗡过火车的声音。

   "真讨厌,哪来的火车啊。"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中 午才起。

   15。第二天、第三天我在附近逛了很多地方,还去大土坑放了风筝。我来 时候带了个很独特的风筝,上面画着个外型幼稚很像小学孩子画的裸女,不过那 对大奶子在空中被风一吹,抖动起来很是欢快。放风筝时候大红问我去干嘛,我 甩了甩手里的风筝:「去放我媳妇!。」大红骂我没溜,倒是给大震子乐坏了。
   16。二红他们第二天吃完午饭就走了,临走时候还嘱咐我再来,有机会去 县城他们招待我。我把PSP送给他儿子了,反正也放置好几年了,在我这也没 什么大作用,不如送人。最后旭升也嘱咐我好几遍让我常来。

   原本就剩我和大红他们两口子,可晚上大震子也说明一早他就得走了,县城 里生意虽不大,但全靠自己盯着,不能老耽误了。

   原本吵吵闹闹的院子变得越来越静了。

   17。晚饭时候大震子问我搞对象了没,我一惊心说果然到这岁数大家都会 问吧……

  "没呢。""咋还不搞呢,都这岁数也该搞个对象了。"说的就好像我不知 道似的……世界上有的人天生就能搞上对象,有的人天生就不行,或者就算搞上 了也不长久。

   我尴尬的笑了笑:「不是我不搞,是没有合适的。」"怎么就没合适的了?。
   是不是你太挑了?。""不是不是,我对这事真没要求。之前还交过一个, 可就是不顺利,吹了。"大红说了:「那咋就吹了呢?。你是不是老看人这不顺 眼那不顺眼的?。处着不错就行了,别老要求那么高。」"真不是,是人家不愿 意和我好了。""那为啥?。""不知道……我也没深问过。"大震子坏笑了几 声拍了拍我肩膀:「嘿,那也不赖,你也知道女人啥滋味了呗。」这一下给我问 愣了,这人也太没正型了吧,怎么突然间蹦出这么一句。

   "哎……我……额……"这问题我连怎么应付都不知道。

   "哎呦,嘿,还害羞了,这有啥!。都是老爷们了。"大红杵了他一下: 「竟瞎说!。到时候教坏了人孩子。"大震子说:」都这岁数了还用教么,早就 懂事了。尤其是在城里的孩子,明白的比谁都早,估计早就不老实了。"说完又 哈哈哈一阵大笑。

   靠!。你闺女也在城里,你说这个时候就想不到你闺女么。虽然知道大震子 这人不拘小节很敞亮,但这也忒敞亮了吧。

   这种人实在不好应付,我也只能干笑几声作为回答了。

   大红这时候帮了我,岔开了话题:「明天你打算干啥去啊?。还在这边转转, 要不跟你大姑夫去县里溜达溜达?。"大震子连称好,说可以带我去店里看看, 而且县里也有的玩。

   我:「不了不了,您不是还得工作么,我去添乱干什么,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说实话县里能有什么?。感觉县里有的在北京应该都有,去县里有什么劲。
   大震子还想说点什么大红抢着插嘴了:「那你明天打算干点啥?。」"我下 午碰见绪芳姐了,跟她聊了会,说好明晚去她那吃饭。"话刚说完大红之前还挺 高兴的表情一下就变严肃了,变化之快实在有点接受不了。我说错什么了嘛?。
   没有啊……这怎么回事……

  有了种刚跳出陷阱又踩到地雷的感觉。

   18。"你们什么时候遇见的?。""下午啊。怎么了?。""在哪?。" "我在大石桥那边碰见她了。她们家不就住那边么,怎么意思?。"大红没搭理 我的提问,呆了一会又问:「都说什么了?。」这种好像查户口一样的问题让我 有点烦躁,怎么什么事都问那么清楚。

   见我愣着没说话,大红又补了一句:「没事,我就是随意问问,你们都聊啥 了?。」语气这么严肃完全不像是随意问问,而且看样子我还非回答不可。
   我:「额……就随意聊了几句嘛,我问问她过的怎么样,她问问我最近在忙 什么之类的。」「她怎么说的?。」「就说过的挺好嘛,还能有什么。」"就这 些?。""就这些。""然后就说明晚过去让你吃饭?。""是啊!。"面对她 没完没了的问题我也烦了,说话声也越来越大。可是她完全没理会,问完那些问 题就好像在想着什么没在说话。

   大震子清了清嗓子,想要打破尴尬的局面,随意又挑起了别的话茬,我也觉 得能换个话题最好,可是大红突然说话了:「明晚非去不可?。」大震子一咂舌, 也认为大红有点啰嗦了。

   我心想着她这话什么意思,嘴上答言说都约好了自然要去。

   大红:「我琢磨着,你最好别去。」"为什么?。""绪芳那孩子……有点 邪。"大震子突然大声嚷嚷:「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得说这个,你说你不认 识人家绪芳还是怎么着,干啥这么说人家。」大红看着他说:「不是我乐意这么 说,我以前也挺喜欢绪芳那孩子,但是现在她就是有点邪。」「竟瞎扯淡,谁说 她邪了。」大红跟他杠上了:「我!。」"你怎么就知道人家邪了。""我就是 知道!。""你知道个屁!。"眼看两人越吵越凶,我有点过意不去,怎么说起 因也是因为我,可我又忍不住好奇。

   我:「大姑,她怎么个邪法?。」大红叹了口气说:「我以前也觉得那孩子 挺不错,看着她老带着比她小的孩子玩,挺活泼的,长得也挺可爱。可是现在她 变了,不像以前那样了。」大震子斜楞着眼看她:「废话,人家都多大岁数了, 连人都嫁过了,还能带着一帮小孩满处跑嘛。」"你才废话!。我还不知道啊!。
   我说的又不是这事。"大震子就够冲的了,大红恨不得比他还冲。真新鲜这 俩人怎么过日子的。眼见他俩又要吵起来,我赶紧劝了几句,然后让大红继续。
   "你一直没来你不知道。绪芳以前嫁过人,这里的人全知道。他男人家也挺 好,县里的。可是结婚了得有个五年吧,也没孩子,人家就不乐意了。后来听说 两人因为这个闹的挺大,最后协议离了,这不,又回来了。""哦……原来是这 样,不过这也没什么邪的,不过是没孩子离婚而已嘛。"大红白了我一眼说: 「你倒是听我说完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呢。」"额,恩。"我赶紧闭嘴让她继续 说下去。

   "其实她回来了就回来了呗,寻思着哪天再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不得了,这 有什么的,八成是那家男的不行呢。"大红好像替绪芳鸣不平一样愤愤的说。
   大震子插话道:「呿呿呿,别瞎说别人家的事。」这回大红没搭理他继续说 道:「回来之后这孩子也没咋变,还是像以前那样有说有笑的,还是那么活奋。」
   突然想起来来时候第一次见绪芳,刚见面就损我,确实挺活奋。

   "然后呢?。"我问。

   "然后就出事了。""出事?。什么事?。"大红压低了声音,好像要说什 么特巨大的秘密一般:「前年夏天她突然怀孕了!。谁也不知道咋回事,发现时 候肚子都鼓起来老高了!。给他家里人急的够呛,问她她就说不知道。怎么问也 问不出来。他爸满处打听,就想找到是谁,好让那人负责。」"哦?。找到了么?。
   ""找啥啊,谁愿意承认这事啊。一点线索都没有!。绪芳坚持说回来后就 没让男人碰过。""这事真新鲜了。""还有更新鲜的呢!。绪芳说怀孕一个月 之前,在外边散步走累了,就在一块大石头上坐着歇会。坐着坐着就不知咋的睡 着了。

   起来之后就觉得裤裆那潮的,可是也没多在意就走了。可是没一个月肚子就 那么大了!。你说邪不邪!。家里人知道这事后赶紧去找了沈半仙过来给看看咋 回事,半仙来了就说那石头底下压着个孤魂,绪芳路过那时候让人家看上了,所 以才怀孕!。当时半仙又是施法又给仙丹的,就是不管用。最后绪芳还是生了, 据说生下来是个小鬼的样,没过一天就死了。这全靠半仙施法,要不然那鬼孩子 非把绪芳全家害死不可!。天天射干免""不是吧!。半仙?。不就是跳大神的么……什么 半仙…

  …全是骗人的?。""呸!。放屁!。你这话可千万别出去说啊,到时候让 人家半仙知道可就不好了。"看见她那凝重的样子我也不好再反驳了,不过事实 上什么他妈的半仙,不就是口贩子诈骗的么……靠!。

   大红接着说:「这还不算完,还有更邪的呢!。」"还有?。还能邪哪去。
   ""有!。可邪了,绪芳爹妈当年刚入冬就死了,据说埋完那鬼孩后没多久 就病了,一直也查不出有什么病。出丧当天绪芳也不对头,外面丧服里面可是粉 红色棉袄,谁家穿这颜色办事啊!。问她她就嘻嘻嘻的笑,可瘆人了。「这件事 倒是有点奇怪,这打扮和丧事确实不搭啊。我问了句"您问她时候她就笑来着?。 什么也没说?。""哪啊,这人家里的事,我没去,是听别人说的。"原来又是 听说的……

  大震子插话:「我去了,我咋没看见她里面穿啥红棉袄了呢。」"那是,她 套里面了,一般谁会注意啊。"一句话就把他噎回去了。

   "半夜有人还见过绪芳在坟岗那站着,念念叨叨的,而且好像在跳舞一样乱 动,吓死个人!。听说在县里她前夫家的人也被鬼缠上死了。你说邪不邪!。" 大震子满脸不屑:「别听她瞎咧咧,绪芳那孩子好么秧的,哪来的邪气。」「我 哪瞎说了!。这都是真事。」"什么他妈真事!。""就是。"为了避免俩人再 呛起来,我赶紧制止了他们:「没事没事,都已经约好了,肯定没事的,您放心 吧,我就去吃个饭。不会出事的。」大震子呵道:「对!。没错,这能有什么事。」
   大红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说实话,虽然大红刚才说了那么多,但实在没觉得多可信。全是道听途说, 没真事。况且那个什么沈半仙,呵,一点可信度都没有。明晚我还非去不可了!。
   19。第二天又是中午才醒。

   到这之后每天都可以按自己喜欢晚睡晚起,这感觉真不错!。

   起来就是午饭点了,等我梳洗完了饭菜都已经摆好了。

   吃饭时候大红坐在我的侧面,正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上播的午间新闻。我坐 下之后总要先缓缓精神才吃饭,就没急着动筷子,而是歪在椅子上看着地面发呆。
   这时我看见了大红的脚,很随意的叠在一起,一只脚掂起来,另一只搭在下 面那只脚上。

   来这之后我对谁都没动过邪念,毕竟都比我岁数大,实在不该有什么坏心眼。
   可是今天不知怎的,我一看大红的这两只脚就忍不住起了淫念。

   也许我现在该动筷子转移注意力,可真正想要含在嘴里却是那两只又白又嫩 的脚,我想我可以先仔细舔舔脚面和脚底,再含住脚趾吮吸,品尝她的味道。呵 呵,没准可以拌在菜里吃掉!。或者把米饭放到这两只脚上比一比谁更白,然后 再吃掉~.细想想,来这之后我连飞机都没打过,欲望其实早该爆发了,只是这几 天的清静和新鲜感转移了我的注意力而已,不过现在就算有人在门口放爆竹也不 好使了,看着大红的玉足,我已经无法再转移视线,下体自然也跟着立了起来。
   大红转头看看我:「咋还不吃呢,想啥呢。」我的心思全在她脚上,根本没 注意她说话:「嗯……」"瞅啥呢?。""嗯……"大红很好奇的低下头四处看 看,发现什么新鲜玩意也没有,又在我眼前晃了晃手:「走神啦?。想什么呢?。」
   我这才回过神:「没什么,就想想下午先去哪打发打发时间。」"是嘛?。 ""嗯!。"我赶紧回答她,要让她发现我盯着她脚有了性欲可不是什么好事。
   "喔……是嘛,我还说呢,你老盯着我脚看,还以为我脚怎么了呢。"吓我 一哆嗦,女人也太敏感了吧!。我干咳了几声说:「没……没有啊,就是走神了。
                  "

                "是嘛~"

   "嗯!。""那吃吧。"我点了点头想要甩开刚才无稽的妄想。我来这过假 期,人家好心让我住,我哪能这样对人家!。

   先夹了一筷子米饭吃,看见米饭又想起大红两只白的跟米饭似的脚……赶紧 提醒自己快停下,老胡思乱想没好事!。

   我正低着头吃饭,没注意大红,她这时候把椅子拉到我旁边来了,然后推了 推我:「哎,哎,先起来一下。」我直起身来才发现大红离我这么近了,吓我一 跳:「干嘛?。」大红没答言,而是笑呵呵的把两双棉拖鞋甩掉了,很自然的把 腿搭在了我的腿上。

   "怎……怎么?。""没事啊,腿累,我又不像你睡到中午,我早早的就起 了,还得给你准备饭。""那也有很多地方可搭啊,怎么非搭我腿上!。""离 着近嘛,怎么,你觉得不舒服了?。"说到舒服两字时她还特意强调的一般把声 音提高了。

   "怎么会,对我没什么影响的!。""嘿嘿嘿,是嘛,你刚才不是在偷看我 脚啊。""那当然不是了。"我尽量义正严词的说。

   大红笑了,之后在我腿上来回甩嗒两只脚:「真的没看嘛?。」"没啊。" 她嘴上说着"是嘛"脚却没停,这样在我腿上甩来甩去的,对我刺激太强了,刚 冷静的下体又膨胀了起来。好几次她的脚都碰到了,她肯定能知道,可却一点停 的意思都没有。

   "别……别闹了……"大红装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嗯?。什么。」说完 就想用脚趾夹我硬起来的下体,一下没夹住便滑过去了,等她脚刚滑过去,我的 下体又像弹簧一般又挺了起来。她看见了笑的更厉害。

   为了不让她太过分,我一把就抓住了她又白又软的脚,我刚想说什么,她的 另一只脚也搭在了我的手上:「给,摸吧~.」我一惊:「咳,咳,摸……摸什么……」"得了吧,我知道你刚才一直盯着我脚看呢。没事,你这岁数有点欲望很 正常。""别别别,我……我不是……我没那意思。""你看你,还害羞啥,没 事的啊。"说完就用一只脚在我手上蹭,莫名其妙的仿佛她早已明白了我的心思。
   她又接着说:「你要喜欢就让你玩嘛,没关系。帮我捏捏脚,反正我也很舒 服。」她这话彻底刺激了我,下体性奋的都有点疼了,我看看她的脚,白,嫩, 微微有点凉,还有点潮潮的体温,能摸一摸就已经够让我幸福了,竟然还说可以 随意玩,实在是莫大的诱惑,我声音都有点哑了:「咳……厄……厄……」"你 下午别出门了,外边也没什么劲,不如在家里陪陪我。「"我跟绪芳都约好了啊。
   ""不去也没关系嘛,你要不好意思跟她说,我来说。"原来是这样!。我 说怎么回事,她好像很反感我跟绪芳有联系,这时候又打算用这种办法……绪芳 到底怎么得罪她了……

  我老老实实的把她脚放下了,还帮她穿上了拖鞋,对她说:「都约定好了的 事了,我不喜欢随意违约。」"啧,都跟你说了,绪芳那孩子不对劲。你怎么不 信。""我没说不信啊……""那你干嘛去!。""哎呦,你放心好了,我肯定 没事的。"她还是很不乐意,我又劝了她半天,她就是不愿意让我去。真不懂, 是绪芳怎么得罪她了还是她真觉得绪芳不对劲。竟然为了阻止我不惜调戏我,真 有这么严重?。

   不过那双小白脚~ 真好~ 我暗下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再摸一次。

   下午出门时候大红还是照样很担心,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劝我不要去,虽然 觉得她实在太迷信了,不过很心里很是感谢她的关心。

   时间还早,我没直接就去绪芳家,而是在大石桥东边小树林那转悠。

   入秋时间不长,加上今天阳光充足,感觉很是适合找块大石头睡会,不过想 到我刚睡醒没一会又要睡……这也太懒了……

  大概是因为睡得太晚闹的,就算起来了也觉得精力不充足。

   坐着发愣时候突然想到大红昨晚说的话,绪芳就是因为坐在一块大石上怀孕 了,那孩子还是个让石头压着的孤魂野鬼干出来的……这地方看来也没那么吸引 人,连个人都没有,就我……和不知道咋死的冤鬼?。

   还是不要乱想了……

  一阵风吹过,树叶和草地沙沙作响,我跟着一激灵,打了个冷颤。

   还是不要呆在这比较好吧,我可不想被什么冤鬼骑屁股。

   越害怕的时候,我的五感就越灵敏。风停了,可那沙沙的响声却没停,而且 还越来越响……

  什么玩意?。不会真是什么冤鬼之类的吧?。没这么巧吧!。

   脑内闪过了很多原来在鬼片上看到的画面,比如想到有个从高楼上掉下来摔 死的女鬼,四肢反转在地上像昆虫一样爬行的样子……

  我想暗示自己,这都是假的,都是自己吓自己的,可是电影里的一切突然变 得好真实,怨灵也许真的存在也说不定!。

   因为太紧张我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了,又快又乱……站起来后随手抄起了 旁边的一根断掉的树枝。心里暗笑自己,凭这根破树枝能跟厉鬼战个势均力敌么?。
   不过这是我目前唯一的……武器?。也只好接受了!。

   沙沙声突然停止了,唯一作响的只有我心跳声。想到了暴风雨前的死寂这句 话……我站在石头上,拿树枝打了打前面的杂草,试图找到声音的来源。不知道 为什么我要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总之我的行为仿佛激怒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 玩意。它突然加速朝我这边冲过来,杂草被它压倒了一片,我对着它的大概位置 就把树枝扔了过去。

   它大概受到了惊吓抬起了身子。这时我才看清原来是条绿色的蛇。跟我距离 两三米远,对着我嘶嘶的吐着信子。

   当然,蛇比冤鬼要好很多,可也实在够呛。虽然我对蛇一窍不通,不过心里 却早已认定眼前这条一定是毒蛇,绝对不好惹。

   趁着它还没冲过来,我扭头就跑。直到跑上大道才停下,回头看它没有追上 来才安心,路上还摔倒了一次,把头和手肘磕伤了……心想回去和别人聊起这事, 这条蛇就会是条两米来长,脸盆粗细的巨蟒,这样说比较有面子不是。

   20。绪芳问起了我这伤是咋回事,我说被条巨蟒追着时候摔伤了。

   绪芳听完愣了:「咱这哪有巨蟒啊?。我长这么大一次没见过。」"确实有, 看着脸盆那么粗!。""瞎说,草蛇倒偶尔能碰见,咱这没你说的那种,而且如 果真有那么大的玩意,你还跑的了啊!。""额……额……"最后她还是从我嘴 里问出了实情。听完我被小蛇吓的疯跑还摔了一跟头,就哈哈哈的笑个不停。她 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她拉起我的手腕:「走,我先给你找点药抹上。」绪芳这人还是那么不拘小 节,拉着我的手就往屋里带,跟小时候一个样。看到她这样我突然有种安心感。
   绪芳家是两间房的小院,虽然比不上大红家的院子宽敞,不过一切都收拾的 井然有序,看着很干净利落。

   她自己住的一间房现在又当客厅又当卧室。另外那间房不知道干嘛用的,窗 户上铺着一层层黑纸,很奇怪。

   她拿来药和棉签帮我擦药。这时候我才第一次真正观察她,偏黑的皮肤充满 光泽,五官精致,尤其是嘴唇,看起来秀色可餐实在想让人一口咬下去,说话时 隐约还能看见小巧灵活的舌头,更能挑起人的欲火。

   在帮我擦额头时候,她丰满的双峰若隐若现,真奇怪这么小巧可爱的人怎么 会有这么大的乳房,好想捏一捏。小麦色的肤色和丰满的乳房,竟然离我如此之 近,心理猛地燃起了一阵欲火,下体膨胀起来了。

   我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

   她以为弄疼我了:「疼嘛?。」"不疼不疼,没事。"因为她外面穿的是圆 领衣服,每次她一伸手帮我擦额头时候,双峰都会露出一部分来,她一动,乳房 也会跟着颤,好像波浪一样。现在看起来也许并不汹涌,不过假如她要原地跳的 话,肯定会像经历暴风雨的海面一般。想到这不由得笑出来了。

   "傻笑什么呢你?。""没事!。我走神了刚才。"她没深究而是转换话题: 「你来的这么早,现在做饭早了点吧?。""才四点多,是早了点,都听你的吧。
   "她想了想:「那行,我去弄饭,你在这看会电视吧。」我哪里有心思看电 视,脑子里回想的全是她水润的嘴唇和澎湃的乳房。

   从第一天到现在,我连飞机都没打过。中午经历了大红的调戏,刚才又离绪 芳那么近,我的下体已经很难平息了。索性躺了下来,心想就算绪芳进来看见我 搭帐篷了也无所谓,不如就直接跟她挑明得了。精虫上脑的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点击进入更多另类在线视频
上一篇:小区内一少妇,终于答应拍了[16P] 下一篇:明星虐打

百度 搜狗 神马 360 百度地图 rss地图 谷歌地图 网站地图
手机看片日韩日本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 日韩三级片 我爱AⅤ在线 我爱干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禁止一切华人观看,否则后果自负!

分享按钮